首页 > 其他小说 > 天降鬼才最新章节列表

第3195章 二流武者?

♂主编强推—>火爆爽文【收藏一下,方便下次阅读】

( )裘志平看见华芙朵少女怀春,笑逐颜开的缠着周兴云,一口一声‘师~父’,喊得那是娇媚酥骨。顿时就气得不打一处来……

冲动是魔鬼,失去理智活见鬼,裘志平想到华芙朵恐怕被周兴云吃干抹净,不知怎么的,气上心头一拍脑,就拔剑刺向华芙朵。

裘志平刺向华芙朵的时候,嘴巴还不干净,怒发冲冠的大骂‘贱人’。

这纯粹是冲动,裘志平估计拔剑刺出去后,才反应过来,自己意气用事了。

只是,裘志平察觉到自己情绪失控,没能抑制住自己对华芙朵的憎恨,显然为时已晚。

刺出去的剑尚且能收回来,可骂出去的脏话,则木已成舟覆水难收。

所幸,意气用事又何妨,裘志平由衷觉得,自己就算打不过华芙朵,也不见得会败北。

一是因为裘志平武道突飞猛进,今天的他,已经是个荣光武尊。

其二是,和华芙朵有恩怨的人,可不止他一个。

裘志平拔剑攻击华芙朵前,就看到华禹孟有意无意的朝她靠拢,大概是想找机会偷袭。

华禹孟和华芙朵的恩恩怨怨,真是理不清剪还乱,只是碍于周兴云的身份,华禹孟不好直接找华芙朵麻烦。

今天军事演习,华禹孟早就想冲着华芙朵杀去,狠狠教训下这个孽种!不孝女!

只不过,华禹孟立即冲着华芙朵去,难免会引起周兴云猜疑。

周兴云似乎很宠溺华芙朵,所以华禹孟行动时,非常的小心谨慎,他假装无意的、自然而然的、靠近到华芙朵身边,然后与她打起来。

这么一来,他就能顺理成章,狠狠地动手教育华芙朵。

裘志平正是留意到华禹孟小心翼翼的举措,才发现紧跟在周兴云身后的华芙朵。

华禹孟和裘志平明知道自己不是华芙朵的对手,他们怎么还敢找华芙朵算账?

不不不!裘志平姑且不论,华禹孟真不觉得,自己的武功会不如华芙朵。

华禹孟不是活神仙,亦或者,包括慕岩、彭长老、白半邪等人在内,所有江湖武者都看不到场外的信息。

就好比,镇北骑有多强,只有镇北骑的成员知道。

站在耶律雄天等人的角度,他们得知镇北骑很强,全都是道听途说。

有道是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华禹孟、白半邪等江湖武者,全都是当局者,他们在尽全力与周兴云等人交战前,是无法判断孰强孰弱。大家真觉得自己能赢!

诚然,周兴云有天眼,可以站在更高的维度纵览全局,自然就觉得华禹孟找华芙朵算账,纯粹是提着灯笼上茅房……找死。

就这样,裘志平声先夺人攻向华芙朵,他仗着华禹孟身在一旁,还有恃无恐的讽刺与谩骂。

裘志平讥讽华芙朵和她母亲一样都是水性杨花,明明和他有婚约,却还向周兴云投怀送抱,真就是一个下贱!不愧是个孽种!

华芙朵可受不了这气,哪怕她答应周兴云,不会找长盛武馆和天下会的人麻烦,但对方不知死活的跑来骑脸撒野,就不能怪她‘礼尚往来’。

裘志平在华芙朵眼里就是个渣滓,她要弄死他,一剑就足以。

不过,华芙朵是个很聪慧的姑娘,她的聪明才智,甚至不会输天宫鸢、许芷芊、韩秋澪,只是术业有专攻,天宫鸢擅权术、许芷芊擅谋略、韩秋澪擅统筹、华芙朵则擅于悟道。

华芙朵知道现在杀了裘志平,肯定会惹周兴云生气,会挨周兴云骂,所以今天的军演不能杀人。但是,把他打个半残,周兴云顶多无可奈何的说她两句,然后就会一如既往的宽恕她、溺爱她……

想到这里时,华芙朵眼中闪过一缕戾气,瞄准裘志平胳膊肘就是一剑剁骨。

“孽种休得伤人!”华禹孟也是够关注华芙朵和在意裘志平……

华芙朵一挥剑,眼看裘志平胳膊肘被剁骨折,华禹孟立刻便出手相救。

不得不说一句,华禹孟的武功,还是相当不错,起码他能在华芙朵的剑下,救回岌岌可危的裘志平。

甭管怎么说,长盛武馆也是十大名门正派之一。身为长盛武馆掌门人,华禹孟确实有三板斧本领。

华禹孟真心觉得,自己就算遇上古今第一剑的千尘客,他也有一战之力。哪怕对手是塞露维妮娅,他也可以鏖战八百回合!

因而华禹孟从不认为,自己的武功会比华芙朵弱。

以前华禹孟被华芙朵打伤,手筋被她挑断,不是华芙朵的武功比他强,而是他心慈手软了。

华禹孟心里很清楚,当初他考虑到华芙朵和裘志平有亲事,可以让华芙朵作为长盛武馆和天下会联姻的道具,从而使长盛武馆获得莫大利益。

所以,华禹孟想动手击毙华芙朵那瞬,他迟疑了……

如果不是牵扯到师门利益,华禹孟肯定觉得,华芙朵死不足惜。

但是,华禹孟不可否认,华芙朵确实出落得风姿绰约,论美貌,华芙朵比她生母还漂亮。

因此,华禹孟让其与天下会的少舵主联姻,真是一本万利,可以从中捞到很多好处。

高手对决胜负瞬间,华禹孟这么一犹豫,就败在了华芙朵手里。

华禹孟至今都很不服气,他无法接受自己败给华芙朵的现实。华禹孟丢不起这个脸!

所幸,江湖道上的人,大多都觉得他败给华芙朵,是父亲下不了重手,是女儿忤逆不孝的悲剧。

总而言之,华禹孟内心深处,一直沉淀着对华芙朵浓浓的恨意。

华禹孟有没有想过,华芙朵其实是他的亲生女儿?

不重要!华芙朵是否他亲女儿,已经不重要了。

他们之间没有一丝感情基础,血浓于水四个字,无论是对华芙朵而言,还是对华禹孟而言,都是一句过于理想的屁话。

在华禹孟看来,他和华芙朵之间,只有仇怨。

在华芙朵看来,华禹孟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