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玄幻小说 > 重启神话最新章节列表

第一百九十三章 天父教廷迎来了史诗级削弱

♂主编强推—>火爆爽文【收藏一下,方便下次阅读】

( )伦丹到利物浦不远,豪华列车也并非观光旅游车,早上出发,下午便可抵达。

伴随列车咣咣咣的行进声,窗外风景缓缓移动。

豪华车厢,莫娜郁闷看着对面的薇莉,原本她应该和韦恩住一个包厢,现在好了,她和薇莉一间屋,韦恩和鹰犬一间屋。

薇莉躺在床上百般无聊,看了看窗外的景色,又看了看莫娜床上的商业书籍,一脸严肃推开门,决定去找韦恩玩扑克牌。

包厢内,有猫有狗,就是没人。

“跑哪去了?”

韦恩离开魔法部包下的六节车厢,寻找维罗妮卡的踪影,他料定龙血傲娇在车上,脸皮薄,没等到合适的时机不会现身。

韦恩在车厢走廊逛了一圈,嗅了嗅鼻子,没能闻到熟悉的香气,暗道一声真会藏,转身返回自己的包厢。

火车上可以藏,轮船上肯定躲不了,早晚会被他抓到嘿嘿嘿。

时间一晃便是下午,众人在车站旁的餐厅解决晚餐,随车队去往港口,登上游轮奔赴爱兰共和国。

在游轮上渡过一晚,明早上岸,直奔斯诺家族所在的北爱兰。

说来很有趣。

差不多是二十年前,追求自由的爱兰闹独立,爱兰自由联邦因此成立,一年前,自由联邦改为共和国,从温莎联邦中分裂而出。

虽说目前仍旧挂名温莎联邦,独立但没彻底独立,但势头已经起来了,温莎是拦不住的。

深究原因,不好说,只能说爱兰共和国信仰天父教廷。

温莎王室在境内压制天父教廷,还偷偷摸摸差点整出了一个小教廷出来,天父教廷咽不下这口气,反手把温莎的后院抄了。

乐.jpg

乐归乐,透过表象看本质,韦恩看到了温莎的颓势,以及天父教廷强而有力的股四头肌。

胳膊拧不过大腿,教廷对温莎的反击越来越厉害了。

之所以是反击,因为温莎曾占据绝对上风,杀得天父教廷屁滚尿流,不只是温莎,其他神选大陆上的国家也曾针对教廷展开了一波猛攻。

还赢了!

天父颜面尽失。

韦恩不是很懂,在他看来,天父教廷曾一统神选大陆,杀得五女神教会丢盔弃甲,此间亦陨落了诸多没有留下记载的神祇。

问题来了,天父教廷优势占尽,横扫一切不服,为什么会半道失势,差点连教皇国都没保下来呢?

打不赢可以叫天使,又不是上面没人了。

教皇能忍各国不给天父面子,天使的鸟脾气可受不得这股鸟气,有一个算一個,统统把你们都杀了。

这才是韦恩印象中的教廷,他印象中的信仰之战。

结果是……

火车轿车遍地走,飞机大炮满天飞,连那些研究神学的老神棍,都琢磨起了科学和世界的真理。

韦恩边想边走,这个话题他之前和文艺少女奥蒂莉亚研究过,因为文献缺失不明所以,几家教会默契抹去了真实历史,将宗教改革的功劳定义为顺应时代。

韦恩不信,魔法界从未改革,被天父教廷统治的神选大陆不可能革命,定然存在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。

在那个时代,天父教廷迎来了史诗级削弱!

“韦恩,你跑哪去了?”

薇莉在游轮走廊里找到目标,蹦蹦跳跳抱住他的胳膊,连拉带拽:“天都黑了,去你房间打牌吧!”

看不出来,你还是个牌佬!

韦恩心下吐槽,这哪里是打牌,分明是给他发福利。

想了想,抽出胳膊,揽住薇莉的肩膀:“打牌多没意思,我们去甲板看月亮。”

薇莉眨眨眼,想了想,还是坚持要打牌。

“行吧,你想打牌就打牌,但光打牌没意思,输了喝杯酒,没问题吧?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薇莉爽快答应下来。

韦恩带其返回自己的游轮包厢,敲了敲隔壁房门,让莫娜带上两瓶红酒,三人凑了一桌牌局。

半小时后,薇莉晕晕乎乎倒在床上,双目迷离面飘红霞,说着实在吃不下了。

韦恩闭上眼睛,身上的酒气一瞬散空,对旁边的莫娜道:“我出去溜达一圈,她要是醒了,继续给她灌酒。”

莫娜点点头,很是同情看了薇莉一眼。

都送到这个份上了还没被吃掉,真可怜。

代入自己,深感前途无亮。

要说送,薇莉可比她积极多了,年轻漂亮身材也好,愣是没送出去。

薇莉没成,她八成也够呛。

“咦,韦恩去哪了,不打牌了吗?”

薇莉迷迷糊糊坐起身,被莫娜压着小脑袋对瓶吹,吨吨吨几声,仰头倒下彻底没了动静。

再说另一边,韦恩通过阴影梦魇拿出封印之书,感应方尖碑的方向,确认不幸遗失的方尖碑掉落在爱兰海峡。

“不在航线上,得操作一下。”

韦恩执意要绕远路,绝不是担心斯诺家族埋伏,笑死,带头大哥奥布都死了,剩下这群废物能翻出什么花样。

说到底,还是为了方尖碑。

他等不到返程,夜长梦多,准备今晚就让方尖碑物归原主。

大概确定了方尖碑的位置,韦恩又通过阴影梦魇将方尖碑送走,沿甲板去往船尾。

机舱禁止船客访问,但对魔法师而言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……

机舱。

巨大的柴油发动机咆哮低吼,周围的管道和仪表盘排列井井有条,每一个细节都精密坚固,仪表盘转动的指针代表着这头巨兽强而有力的心跳。

昏暗的舱室内,混合着机械机油和海风的独特气味,鼻子灵敏的,还能嗅到海员的臭袜子味。

维罗妮卡:()

大意了,想不到机舱的环境这么糟糕。

早知道环境这么差,当时就该和薇莉一起去大教堂火车站候车大厅。

话虽如此,维罗妮卡依旧是忍了,她不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,些许磨难根本打击不了她。

况且,比起机舱里糟糕的环境,她更嫌弃韦恩调侃的嘴脸。

咦,维罗妮卡,你也在啊!

这么巧,该不会跟踪我吧?

我知道了,伱喜欢我!

想到社会垃圾得意的嘴脸,维罗妮卡忍不住挠了挠秀发,咒骂对方自作多情,她是来找薇莉的,纯属巧合而已。

“叽叽叽————”

一只老鼠从维罗妮卡脚边溜过,惊得她原地僵住,连连挥手驱赶:“该死的社会垃圾,快滚,不然把你装进罐头填海。”

正说着,两个身影从甲板上方走下,人均黑衣,并非海员打扮。

维罗妮卡皱眉看着两人,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退后几步,身影隐入黑暗。

“确定是这艘船吗?”

“当然了,老爷花了大价钱从魔法部买到的情报,他们都在船上,不会错的。”

“真倒霉,家族的上线居然倒台了,我一直听说那家伙很厉害,怎么突然就失势被打压了?”

“这谁知道,乖乖完成任务就行了,管这么多干什么。”

“那可是女王,老爷一家卷钱去别国,照样活得有滋有润,咱们这些下人就惨了,当场失业,以后还不知去哪吃饭呢!”

“在哪吃饭不是吃饭,你我一身本领,还怕找不着饭吃?”

两人嘀嘀咕咕多少有些话痨,进入机舱后挨个检查仪表盘,从怀中摸出作案工具,以最小的代价造成最不可逆转的结局,破坏发动机让游轮无法前进。

维罗妮卡皱眉看着这一幕,指尖溢散绿色雾气,准备给俩小贼身上种点蘑菇。

忽然,一缕热风拂地而过,将雾气中的孢子全部压在了地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