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哎呦!谁家小师弟这么可爱啊【羡鱼,虞书宸】最新章节列表

第63章仓促的big结局,后续可能会在番外说明盲点

♂主编强推—>火爆爽文【收藏一下,方便下次阅读】

第63章仓促的big结局,后续可能会在番外说明盲点

冠羽这边忙忙碌碌,粟清和宿黎也带着魔兵跟闯入者打了起来,战况十分j烈,魔域硝烟弥漫,下界更是犹如炼狱一般。

敖珏和余怀玉带着天兵天将去了下界,余怀玉注意到下界的混乱,心下怔愣,正要一探究竟,就被敖珏拉走了。

“下界为何如此混乱?你做了什么?”

余怀玉甩开敖珏的手,皱眉看着他,眉眼之间满是怀疑之q,敖珏哼笑一声,只觉得她的怀疑很可笑。

“我如果能让下界变成这个模样,还跟你合作什么?早就先你一步抓到虞书宸了,我们还是别怪这些人类了,再拖延下去,你的好儿子就要发现他爹爹被他亲娘抓了。”

“你闭嘴!”

余怀玉皱了皱眉,面容冷峻的吼完这句话以后,转身便往墨岚宗走去,她找到尊上就将他带走,绝对不牵连任何无辜之人。

敖珏见余怀玉这么凶,哼了一声,收敛笑意,跟了过去,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,他们的队伍中混入了盛擎天的人,其中还有人被寄灵系统捆绑了灵魂。

两人带着队伍到了墨岚宗,墨岚宗的护宗big阵十分坚固,竟是让旁人如何击打,都未曾撼动分毫。

“呵!”敖珏冷笑了一声,对着整个墨岚宗传音道,“虞书宸,我知道你在里面,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,若是不出来,我就将整个墨岚宗夷为平地!”

敖珏的传音响彻墨岚宗整个山谷,惊飞了一群飞鸟,山中飞禽走so,竞相逃窜,惊恐万分,沈铅华众人听到他的话,深知此战无可避免,便要起身。

“师尊,师兄师姐,你们不能去!这人是北海皇子,天界北海军的统领,修为已至神邸聚灵期。”

“我们所有人加起来,都打不过他,待着这里才是最安全的,这个结界被阿宴……墨珏宴加强过,他打不破的。”

虞书宸见沈铅华等人起身,忙站起来阻止他们,眉头紧蹙着,眸子里尽是担忧的q绪,这个结界可以保护好他们所有人,他们谁都不能死?!

虞书宸话音一落,天空中就出现了一个银s的铜铃,铜铃底部的那一圈圆上系着刻了符文的白s飘带,它们散发着银光,一点一点的靠近结界,随后将结界束缚,收紧,big有再将之崩裂之意。

“这是破结铜铃!据说它能破坏所有的结界,不管阵法结界有多强,都能轻而易举的毁灭掉。”沈铅华看到这一幕,愣了一下,随即面容严肃。

“浅儿、苏白,你们保护好羡鱼,不要让他出事,羡鱼,你好好待在这里,其他人跟我走,列阵迎敌!”

“是!”

沈铅华话音一落,便优先一步出了结界,沈悦浅和沈苏白一左一右将虞书宸护着,他们一个人是归丹期七期,一个人是归神期三期,再加上虞书宸的真元期七期。

若有敌人来,合力也能抵挡一阵,但若是群起而Gon之,那他们只有死路一条。

“big师兄,big师姐,他们都是神邸期,我们打不过他们的,你们让开,让我出去,他们的目的只是我而已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出事!”

虞书宸眼眶发红,喉咙发紧,在说完这句话以后,就打算冲出去跟敖珏这王八蛋拼了,却被沈苏白抓住了衣领子。

“羡鱼,你冷静些,我们的阵法能抵挡一阵,不会有事的,别担心好吗?”

沈苏白揉着虞书宸的脑袋,企图让他安静下来,虞书宸看着他,本想说些什么,却忽然感觉到头脑昏沉,他愣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沈苏白,“big师兄,你……”

话音未落,虞书宸眼前一黑,便晕了过去,沈苏白接住他,和沈悦浅对视了一眼,言语间充满决绝,“姐姐,我们走吧。”

沈悦浅点了点头,转身先行离开,沈苏白将虞书宸放在了榻上,给他布了一个护体阵法,将他保护在一层又一层的结界之中。

“小师弟,这个世界已经够乱了,你不能再死一次了,好好活下去,你活着,我们才能活。”

沈苏白话音落下,便将腰间虞书宸喜欢了许久,却不好意思跟他要的玉佩取下来,放在cuang头上,慈爱的揉了揉他的脑袋,转身时眉眼之间染着决绝。

向死而生,是我们墨岚宗的命运。

沈苏白消失在了原地,结界外,沈铅华看到余怀玉和敖珏待在一起,眸底里划过一抹怔愣,片刻被怒火取代。

“余怀玉!你为何和敖珏这厮沆瀣一气?!你对得起战神昔r的栽培吗?!”

沈铅华的出现,让余怀玉愣了一下,随即皱了眉头,“沈铅华,你落下诛仙台,竟然没有死!当真是命硬!”

“呵!余怀玉,你有什么脸敢跟我提这件事?!当初若不是你,我便不会被盛擎天罚下界,也不会让你成为陷害战神的帮凶,我会亲手杀了你!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!枉费战神多年信任和栽培!”

沈铅华的话,让余怀玉脸s铁青,还想再说什么,就被傲娇打断,“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,你们两个居然还当做宝贝似的提出来Gan什么?叙旧吗?”

“呵——那今天你们可是挑错了r子,沈铅华,没想到是你把战神藏了起来,这些r子,真是叫我好找。你将他jao出来,我便不杀你。也放过你这墨岚宗的弟子,你觉得怎么样呢?”

敖珏看着沈铅华,笑得漫不经心,沈铅华皱着眉头,佩剑出鞘,“白r做梦!”

话音一落,两方人马战到了一处,到底是有等级ya制,余怀玉他们的修为被ya低了一些,都是仍旧比沈铅华他们还要厉害。

战斗才刚刚开始,就隐隐约约宣布了结束,司空拓等人So了不少的伤,却仍旧奋力战斗,誓死守护小师弟。

虞书宸的神识被困在灵宠空间,如何也出不去,他急得疯狂的敲砸着壁垒,却无济于事,“师尊!师兄!师姐!放我出去我不要你们以xin命相护!放我出去!”

这边感应到墨岚宗结界颤动的墨珏宴眉头紧蹙,迅速解决了眼前的麻烦,正要赶回去,却被突然出现的冥融拦住了去路。

“尊上,你快去救战神,我们来断后!”

粟清和宿黎看到冥融,深知他实力不简单,却仍没有丝毫畏惧,挡在了墨珏宴身前,和冥融战到一处。

墨珏宴没有丝毫犹豫,转身就往墨岚宗赶去,冥融看着粟清和宿黎go起一抹讽刺的笑意,“你们还不配成为本尊的对手!”

“a!噗!”

冥融话音一落,粟清和宿黎就被一股强big的能量波动弹飞了出去,他们zuang到墙上,吐出一ko鲜血来,再动弹不得。

冥融转瞬之间消失不见,他将墨珏宴拦住,和他打斗起来,墨珏宴眉头紧蹙,银白s的头发被风吹拂起来,周身寒气肆意。

“魔神,你想去救他?不如先救自己吧?呵呵呵……”

“滚开!”

墨珏宴这边被缠住,墨岚宗这边战况焦灼,虞书宸自灵宠空间看着伤痕累累的师兄师姐们,泪流满面,他跪坐在地面上,一双眸子猩红不已。

“为什么?!为什么要伤害我在意的人?!为什么要毁掉这一切?!为什么!”

虞书宸周身散发出银白s光芒,银白s光芒中隐约混合这红s光芒,他怒吼一声,藏于灵泉中的焚寂瓶应声破碎。

一big段记忆尽数涌入他脑海之中,犹如走马观花一般,看了个真切,虞书宸猩红的眸子里划过一抹浓郁的ton苦和难过,紧接着便转换成了毁天灭地的恨意。

“咔——嘭——”

强big的灵力波动自虞书宸的榻上传来,只一瞬间,就将破结铜铃击碎,众人被灵力波及,迅速运气灵力抵挡,战斗短暂停歇。

强big的灵力波动,波及到了正在战斗的冥融和墨珏宴,两人均身形一顿,望向那处,墨珏宴眉眼焦急,“宸宸!”

冥融见墨珏宴跑了,却并没有拦截,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方向,微go了一下嘴cun,ti'an了ti'ancun角。

“哎呀呀,这是又有一个世界之子成功黑化了吗?呵呵呵……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,本尊要去看看re闹。”

冥融话音一落,也跟去了墨岚宗,彼时,虞书宸自结界内出来,结界破碎,他身上的衣衫也被灵力绞得残破不堪。

他的头发在风中飞舞,周身被银白s和红s的光芒包裹,一双眼睛泛着赤红光芒,很显然是失了神智,他的灵力将敖珏等上界神束缚住,任他们如何动弹也挣脱不开。

其他宗门感应到这一切,纷纷赶来,怔愣半晌,柳挽钰看到余怀玉,不知为何总觉得亲切,但此刻却并非他能探究的时候。

“盛擎天……在哪里?”

虞书宸抬手间召唤出战神铠甲和战神长戟,它们来到虞书宸身边的同时,瞬间覆盖在他身上,翻飞的墨发被银冠竖起来。

白s的披风在他后背随风浮动,昔r战功赫赫的战神,再次出现的众人视线中,他面容冷然,言语间尽是森森寒意。

“天……咳咳……噗!战神绕命!盛擎天在天界,当初是他Qj了帝珩帝君,栽赃嫁祸给魔族的,不管我的事,我只是奉命行事!”

被虞书宸望着的人正是替盛擎天办一些腌臜事的手下,他混入敖珏队伍中,是一个不起眼的角s,现在被虞书宸一看,便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身体也被威ya挤得快要疯魔,撑不住,说了昔r真相。

虞书宸神q恍惚,似想起来什么,眸中多了些泪意,“师尊……”

墨珏宴赶到时,正好看到这一幕,心中忽地一阵couton,却是挥手将So伤的沈铅华等人送入墨岚宗,重置结界,留下数枚疗伤丹y,面上冷静,心中却是惊涛骇浪。

“你是说,帝珩帝君他没有死?”

虞书宸看着那人,收敛了眸中q绪,冷着脸询问他,那人急忙点头,虞书宸哼笑了一声,“很好。”

虞书宸话音一落,便手持长戟冲了过来,那人瞬间吓破了胆,说不出来话,只眼珠看着那长戟戳过他脸侧,将一道灵力击穿,救了他一命。

“盛擎天!真是好久不见。”

虞书宸看着悬于半空中的盛擎天,笑得十分讽刺,盛擎天看了一眼一旁看戏的冥融,又看了一眼墨珏宴,冷笑一声,挥手恢复了余怀玉等人的自由。

“尊上,我……”

“余将军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?”

敖珏拉住余怀玉,直接去了盛擎天身后,余怀玉看着虞书宸,脸s苍白不已,她没有背叛尊上,她真的没有……

“宸宸……”墨珏宴来到虞书宸身边,试探的询问他,“你恢复记忆了吗?”

虞书宸看了一眼与自己保持一定距离,薄cun紧抿着看着他,满头白发的墨珏宴,忽地觉得心ton不已,他伸手拉住他的手,将他拉到身后去护着,视线仍旧看着盛擎天。

“既然你们今天都到齐了,那么我们的账也该好好的清算清算了!”

“呵!清算?你有什么资格?”

盛擎天话音一落,便向虞书宸出了手,虞书宸冷笑一声,迎了上去,冥融挥手置了一个云朵椅,坐在上面看着他们打得有来有回,眸子里兴味更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