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夏日出逃【白一宁,秦峥】最新章节列表

第104章终章

♂主编强推—>火爆爽文【收藏一下,方便下次阅读】

第104章终章

“敬爱的莱斯特小姐:

希望这寥寥数字不会打扰或令你感到难堪。我写这个,莱斯特小姐,因为想让你知道我并不是普通的小偷。我偷走你的包,我想让你知道,因为我在于你惊鸿一瞥间悄然坠入爱河。我想不到任何办法来认识你,除了这个贸然,准确来说愚不可及的举动。毕竟,爱q使人盲目。

我爱你朱cun轻启的样子。于我来说你是cun风雨露。来到纽约的四年,我未曾感到过悲伤,而欢喜亦无。诚然,我和纽约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一样,活着罢了。

我从西雅图来到纽约。我想变得富有,知名,衣着体面温文尔雅。如果说这这四年来jao会了我什么,那就是梦想的遥不可及。我是一名优秀的印刷小工,也只是一名优秀的印刷小工。有一天那个印刷工生病的话,我就不得不接替他的位置。我都把事q搞砸的呀,莱斯特小姐。没人会听我的。

我让那个排版员去Gan活时他就咯咯傻笑。但我不怨他们。我下命令时很笨的。我觉得我就是成千上万不懂得下命令的人之一。但我不再在意。我老板才刚刚解雇了一个二十三岁的孩子。他才二十三,我这个三十一岁的已经在同一个地方工作了四年了。但我知道有一天他会成为印刷主管,我会成为他的小工。即使知道这个我也不再在意了。

爱着你是最重要的事,莱斯特小姐。有些人认为爱就是xin和婚姻,是清晨六点的weng和孩子们,也许是这样,莱斯特小姐。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么?我认为爱是刹那间的悬而未决。

……

敬仰你的,贾斯丁霍根施拉格”

冬r的飘雪总像没预约的“不速之客”,秦峥皱了皱眉,拂去了书本上的雪花,合上书后又回屋拿了条厚毯子,重新走回露台,把毯子给摇椅上的人盖好,又拿起了书。

今天的读书时间还有十五分钟,秦峥的声音又低沉又有磁xin,在这冬景中像一团温暖的火焰。

每天都是如此,r落时分,秦峥会结束这天的朗读,然后低头送上一个亲weng,再把人抱回屋。

到了晚上,秦峥是通过远程会议安排明天的工作,因为和国内有着七个小时的时差,秦峥只能挑晚上的时间开会。

但他依然卡着点,等到晚上十点多,他会把没有听完的汇报推到第二天,然后回到卧室抱起白一宁去浴室,准备帮他擦洗完身子之后,一起睡觉。

因为白一宁的生物钟就是晚上十一点闭眼,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醒来。

夜晚是最安静的时候,但今夜窗外的北风卷着big雪砸破这种宁静,秦峥抱着怀里的人更紧了,每到这个时候,他会和他聊天,聊公司的事,聊最近一尊又签了哪个有潜力的艺人,他会像正常聊天一样,询问白一宁的意见。

秦峥今晚沉默了好久,才开ko说:“刚刚开会,Luna和我汇报,并购事宜已经接近了尾声,接下来就是一些合理评估的流程问题,盛纳停摆了半年多,很快会迎来新生。”

说到这里,秦峥笑了笑:“亲爱的莱斯特小姐,你什么时候醒过来,我把盛纳还给你,它也在等你。”

雪夜总会让人的q绪低落,白一宁到了时间点,那双微沉空don的眼睛慢慢合上了。

秦峥没有像以往一样关灯,而是突然问:“宝宝,你什么时候醒过来?”

今晚他想说的话很多:“娇姐要结婚了,婚期定在明年一月份,她也不是闪婚,是之前跟着你跑活动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摄影师,这个摄影师你也认识,从你不温不火的时候就拍过你,叫韩耀辉。说来也巧,他很喜欢你,每次遇到你的活动都会多拍几张,除了红毯,舞台上的照片,也很希望拍你后台和彩排照,一来二去就发现了镜头里的娇姐,那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她。后来你出事之后,娇姐没再说离开这种话,她把芳姨接回了家,一边细心照顾,一边找工作,然后就碰到了耀辉,他招她进了他们的工作室,再后来就是耀辉和娇姐表白,但是娇姐拒绝了几次,耀辉和我说时候,我告诉他娇姐的经历,我知道你一直觉得亏欠她,所以我说,如果不能让她幸福,还是别去打扰她。带伤的人唯一需要的不是y,是爱。”

秦峥把被子给白一宁掖好,笑了笑:“俩人在一起之后,耀辉想结婚,娇姐说再等等,每次都是再等等,具体等什么,耀辉想不通,后来我才知道,她在等你醒过来,娇姐想要你亲眼看着她出嫁,我和她打包票说,定在明年一月份,那时候一宁一定会醒。”

秦峥翻个身子看着一动不动的白一宁,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,在他耳边说:“你不会让我食言的,对吧!”

“我爱你,晚安!”

白一宁从那栋烂尾楼坠下之后,从死神手中捡回了一条命,却成了植物人。

秦峥从头到尾都很平静,是劫后余生夺走了他的一切q绪,忘了憎恨,也忘了悲喜。

当时陈让被白一宁zuang倒在一边,朝秦峥开的那一Qiang打空了,但这不重要。当他看到白一宁往下掉的时候,他条件反s地去拉他,撕心裂肺地喊“一宁”的名字。

他big概从来不知道,死亡可以这么短暂,只是两个字的时间,就听到白一宁落地的声音。

他也不知道,b死一个人可以这么简单,就是把他So过的苦,崩溃过的真相,一点点地铺陈开来,一寸寸地ya垮他对生的所有希望。

他没有死,而是在入狱后的每一天用回忆惩罚自己,活成了真正的行尸走ro。

后来秦峥来监狱看过他,俩人隔着玻璃对视,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临走前,他忽然j动地拍着玻璃和秦峥喊:“让他醒过来,唤起他活下去的希望,让他醒过来!”

秦峥这才捕捉到了这句话的关键,白一宁现在的状况,很可能是他自己在和自己较劲儿。

再后来,秦峥开始放下工作,带着白一宁来了北欧小镇,他生活过的地方,这里也和他的名字一样,一到冬天,只剩下白净和安宁。

这样的r子big概要过很久,秦峥在一晚闭眼前都会祈祷明天,也会在醒来之后短暂地失落,继续重复。

秦昊松给他联系过全世界治疗植物人最权威的医生,秦峥没有拒绝,对方给了他希望,说这种颅脑损伤的程度,复苏的概率在百分之三十左右,但具体什么时候醒,谁都不知道。

Kua年夜,邻居来敲秦峥的门,邀请他去做客,带上白一宁。秦峥正好要给白一宁放烟火,现在这样打算推着白一宁,和邻居一家四ko一起Kua年,再一起欣赏烟火。

这里的人很req,长年累月的风雪根本ya抑不了他们心里的火。

到了十一点,坐在轮椅上的白一宁还是闭上了眼睛,秦峥余光看到后也没多想,他开始准备放烟火。

邻居家的两个小女孩围在白一宁两侧,不停地搓手期待,秦峥英文高声提醒她们:“不要眨眼!倒数三秒!”

“三!”

“二!”

“一!”

窜天升起的“花苞”顿时燃照了黑夜,惊得冬雪瑟寒停下了眉眼注视。

两个小女孩已经踩着雪地蹦跳起来,秦峥跑回白一宁的身后,双手搭着他的肩膀,俯身亲了亲对方的耳廓,笑着说:“新年快乐,我的爱人。”

绽放的花朵里藏匿着飘零的时光,秦峥轻轻地说:“十年前的今夜,秦峥第一次为白一宁放烟火,他和他说,希望白一宁的身边永远有秦峥,他要永远当他的开心果。十年后,我们成了亲密无间的爱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