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小说 > 重生后,王爷说爱我~李衡最新章节列表

第八十二章李衡前世番之外篇二

♂主编强推—>火爆爽文【收藏一下,方便下次阅读】

第八十二章 李衡前世番之外篇二

不出我预料,曹景答应了。

计划赶不上变化,曹景为我挡下一箭,中毒昏迷。我来不及思考,眼前是他那一张乌青的脸,我人生二十几年来,从没有过这般心悸,恐惧有那么一天那个总是跟在我身后的人会离我而去。

我抱着曹景匆匆忙忙往军营里去,曹景不能死!赶到军营里曹景已经出气多呼气少,我在一旁一直守着他,整个身体都在发抖。庆幸的是张太医医术高超,把曹景从鬼门关里拉回来。

曹景在军营里Yang了一个月的病,整个人瘦不止一圈,每每看着都让我愧疚不已。我这一刻想着,曹景已经病得这般了形销骨立了,万不能在同我去拼命,得好好Yang着。潜入敌方军营的事就此算了,我再想个法子便是。曹景再去,说不定我就真的没有曹景了?

我是这样想着,然未来得及与曹景说 ,下一场仗就来的令人措手不及,曹景挺着还未痊愈的瘦弱身子,上了战场。

我被帝国太子部下拦着不能与曹景走到一起,我心急如焚,挡在身前的人却有意拦我。我退不能退,前不能前,被ya制着。没过多少时间,曹景就被俘虏了。我意识到时,他已经被强ya在马背上,只能回头透过黄沙漫天,厮杀的人群与我遥遥相望。

我不知曹景遭So了哪些,曹景不在的那半个月我无一r不是在想念他,无时无刻不在担忧他的境遇。

就这样过了半个月,敌方那边有info传来。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信封,带看清了里面的内容,我紧绷的神经才得以平复。可以签订条约,百年之内不再犯我big轩自是天big的好事。

我见曹景没有跟来,便问那送信的使者,使者见我看完了信说:合约签好后,曹景便不再是big轩人。

我目光看向他,冷冷地质问他什么意思?

那使者答:条约的签订兑换条件就是曹景归big轩,也就是说曹景不再是big轩人,而是太子殿下的。

我听了让人领使者去坐下饮茶。我则召唤夏元青、许成荫还有几个军师前来商议。除了许成荫,所有人的意思都是同意的。我让他们下去,自己一个人好好想想,我心很乱。要曹景作为jao换条件,真的好吗?

我做事向来果断,但曹景这事儿我考虑了一r才得出了结果。为了big轩,一个曹景又有什么,为国牺牲。他也会感到光荣的。

在签下合约时,我在合约中发现了条约上并没有曹景的名字,我big喜过望。签下条约后,让人从江南搬来了几千金的美酒,美食,挑了一个黄道吉r,几百人浩浩dangdang的搬到靖都军营。

靖都太子酒席上不顾众人,明目张胆的戏弄曹景。我不去想在我没看到的这半个月来,曹景会So到怎么样的羞辱。这也让我清楚的明白,要带走曹景的决心也更加的坚定。

我带走了曹景,从小到big,曹景rr都跟在我身后,我早已习惯了有他在的r子,不论对他有着怎么样的心思,有他在我就感觉安心。

回到big轩后,是一年一度的元宵节,我陪曹茹云上街看花灯。看完花灯我带着她去了轩城最有名的酒楼用膳,我饮了些酒,曹茹云有意无意地动作望进我的眼里。让我动容,我看着她与曹景相似的眉眼,忍不住与她有了夫妻之实。我答应了会娶她,我此生也只会要她一人。

王贵妃之子在酒席上讽刺我,他母妃又是害我母妃xin命之人,几次三番上赶着找死,那就别怪我新仇旧恨一并算。我将人给杀了,父皇勃然big怒,将我关入big牢。我在big牢里待了几r,许是父皇下了指令,期间没人来看我。

又过了几r,我在狱中得知我go结外番的证据,有人陷害我。父皇不信我,尽管我为big轩付出了多少,身上布了多少道伤痕,打了多少次胜仗,他都看不到。他眼里只有李希明,为的也只是李希明,我在他眼什么都不是。以汗水血ro建立起来的功绩,也只是造成威胁他们父子江山不稳罢了。

我恨,我恨极,我想质问父皇,他的四个儿子中是不是只有李希明是他的亲儿子。但是我连他面都没看到就被判了死刑。

也不知是不是他良心过不去,最后他撤回了处我死刑。却下了道圣旨,给我和曹景指了婚,我就此与皇位无缘了。

我不甘心,我怎会甘心,我多想要那个位置,想要到想要发疯。big婚那夜,我故意折磨曹景,他的哭喊求饶我听了只觉得恨,不把他折腾的遍体鳞伤怎能解我的心头之恨。

我自新婚那夜起就没有见过曹景,是我不想在见到他,他来找过我都被我挡在了门外。在与曹茹云一起时,她说她怀yung了。我挑了个黄道吉r,把她迎进了门,还把曹景赶去王府最为偏僻的破屋里,眼不见心不烦。曹茹云去了看过曹景,回来时求我下令让曹景搬到屋里来,我不满的睨她,吓得曹茹云自此不敢再提曹景的事。

把曹景驱逐到破屋的一年后,曹茹云生了个男孩,曹尚书每隔几r便会来找曹景,我连他面都看不见,差仆人将人给打发了。

期间又有敌人进犯边境,我把许成荫夏元青派去了边关。又一年,曹茹云又生了个男孩。这一年李希明总是以各种理由不断找我的茬,迎接使臣时,当面让我难堪。还有那个使臣也当面嘲讽我,我恨不得将其砍了,血ro都扔了喂狗。

让我意外的是使臣竟然想去我家,我自然不会让他去,这件事我没放在心上。没过几r暗卫来告知我,有人夜闯王府,众暗卫不敌,死了两个。

经过此番我加强了人手,又过了几r我终于抓住了那个想闯入王府的人,是那一项让我厌恶的靖都太子。

我知道靖都太子与李希明针对我原因,是因为曹景。我心q不好,曹府又传来曹尚书病重的消息,曹景也不知在哪里得到了消息,前来求我,放他回家看望曹尚书。那时我正在书房里看许成荫的信,曹景就这样门也不敲,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。

他瘦了不止一点,瘦到皮包骨,面容憔悴,眸子空don无神,尤如一潭死水。我惊愕的僵住,我不敢相信,不敢拿从前鲜活、朝气的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会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

他看向我的眼睛也那般的冷漠,就好似不认识我一般。自此那双冷漠的眼睛经常出现在我梦中,每每想起都会让我疼的不能呼吸。

那天的事是怎么结束的,时隔太久我忘记了,我好像在言语上羞辱了曹景有一番,就让侍卫强行把他拖走了。